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国聚焦网,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自驾游  xxx  青春大学习  云南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娱乐至死!为什么iG 夺冠会在朋友圈刷屏?

发布时间:2019-03-14 20:14:57 已有: 人阅读

  今天下午,在韩国仁川文鹤体育场,刚刚结束的 2018 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来自中国 LPL 赛区的 iG 战队 3:0 横扫欧洲战队 FNC,拿到了 LPL 赛区第一个全球总决赛的冠军。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而献身;那时我们所感到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默默地,但是永恒发挥作用地存在下去,而面对我们的事业,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高三上学期呢。那个时候的全网吧都在看皇族和三星白的决赛,我没有座位,最后只能偷偷溜回寝室 ——「赢了吗?赢了吗?」我回去急忙问着可以上网的同学。

  「当然赢了。玉米选了小鱼人,把三星白乱杀!」我的同学笑着告诉我。当时的我激动的无以复加,我们赢了啊!LPL 也有第一个冠军了!然后接下来我接过同学的手机——我又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他——他苦笑着看了看我。那时候,我也明白了事实到底是什么。

  我是 13 年末才开始玩这个游戏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见证一个叫 Faker 的少年出道即巅峰,只知道宇哥喜欢看一个外号叫五五开的刚退役的主播,长得看起来还和狒狒似的。

  我问宇哥这人是谁啊?他告诉我说这人是世界亚军,不过已经退役了,今年开始做直播。我说世界亚军一定很厉害吧?他说也许吧。不过亚军永远是最大的输家——然后宇哥对我突然一指:「等老子打上了黄金,也要去拯救中国电竞,妈的棒子!」

  那个时候也是 LPL 的第二年。在宇哥对我说那些话的时候,PDD 还有三个月才会退役,微笑和草莓仍然在坚持着他们自己最后的一个赛季。

  厂长鱼死网破带着卷毛刚刚组建了 EDG,还有现在有个人人喊打的小胖子(当时也人人喊打),正在从 ad 转型为中单,因为要努力让队伍保级。

  还有黑暗势力、星球之光、民工战队——没人想到三个月后会被 SKT 打个三比零,更没人想到九个月后他们会第一次把三比零还给一个韩国战队——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那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到底是武器克剑圣还是剑圣克武器。我只知道偶尔会在客户端的页面上提示我今天会有 LPL 的比赛。不过我当时也没看过,只是偶尔会有新的头像出现,证明我们又去参加新的比赛了——结果呢?我不知道。

  后来。我慢慢会玩这个游戏了。我知道剑姬开大的时候武器开 E 能把伤害全躲掉。我知道了蛮王进泉水仍然也会一秒暴毙——不过比起这些以外,我开始看比赛了。

  我第一次看的比赛就是 S4。那个 S4 是充满了浪漫和奇迹的 S4。欧洲的法王被巴西的复仇者拉了下去。C9 开始了他们第二个八强的旅程。比尔森到底是被人当炮车补了还是把谁杀成了炮车。

  海掌门匍匐前进,柠檬叔,OMG 五十血翻盘,逼将军一碗牛肉面……那个 S4 有着无限的可能性!OMG 三比零白盾,毕竟三比零我上我也行!谁说韩国队无敌的?叉匹克把大帝当儿子杀不也如此?

  初次接触电竞的我就看到了这么精彩的比赛,心里无不想着原来英雄联盟的比赛是这么有趣啊!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荣耀和梦想前行,最终的胜利者会捧起召唤师奖杯,还会拥有他们专门的冠军皮肤!

  每个身边的同学都在讨论着 OMG 是如何暴打白盾的,小伞在大哥胯下疯狂输出好不痛快!要是 OMG 有冠军皮肤的话,一定要有一个大哥的瑞兹!电子竞技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那么充满了魅力,除了——

  三星白。三星白。星不散,永夺冠。那个时候,我也第一次认识了「无敌」的韩国队到底是什么样的——贴吧里都在骂骂咧咧的喊着皇族内战幻神,今年又把 OMG 给摁下去了。

  只有我很好奇:既然皇族能赢 OMG,那他们就比 OMG 强呗。既然 OMG 能打赢韩国队,谁说皇族也不能呢?贴吧里面的大手子们似乎不这么认为。他们都绝望地说「OMG 的话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希望。毕竟他们赢了白盾。皇族没有一点可能,三星白是无敌的。」

  ,人机,三星白的比赛从来都离不开这两个形容词。场均二十分钟一万五经济差。皇族输的三局没有一把有一丝还手之力。最后 Looper 想了想,对面这么菜,我想要个炼金皮肤。

  于是皇族唯一赢得一局对面是为了选皮肤玩炼金才输的,那把还送了皇族双法坦。LPL 的 S4 就这么结束了。那时的我有点带着震惊,意外,甚至还有些不甘的情绪问我的同学:「这差距也太大了。以后我们能夺冠吗?」

  那一年后,三星十子全员来华。KT 双雄也来捞金。数不清的韩援涌入了这个新兴的联赛,当时估计也就差把 Faker 给买回来了。

  我们这么相信着。事实也确实如此——拳头为了增加国际赛的数量,S5 设立了季中赛,邀请全世界春季赛最强的战队来挑战全年的第一个巅峰。当年的我们是最强的!我们这样相信着。

  Pawn 当年单杀 Faker 不是和玩一样?和胖爹打的有来有回的这个无天也厉害的很啊!春季赛的过程我记不太清,但我知道结局是厂长带着新生的 EDG 前往了季中赛的舞台。

  大家笑话他:这次你还证明不证明自己是世界第一打野了?大家期盼他。也许这一次,厂长真的能证明自己呢。

  记得夺冠的那一刻是中午。当时的高三练习册和课本垒成了一道高墙,我们就在后面围着那一部唯一的手机看着文字直播:Easyhoon 被杀了!SKT 投降了!这一场换成了 Faker,Faker 这一把拯救了 SKT,双方来到了赛点!第五把,第五把!Faker 拿出了他从没失败过的诡术妖姬,EDG 到底要如何应对?

  我们夺冠了。我们夺冠了。我们拿到第一个官方的世界赛冠军了!那个时候没人不在期待接下来的时间——不是两个月后的那场无关紧要的考试(笑),而是今年十月份的全球总决赛。我们在季中赛已经夺冠了。我们是最强赛区了。

  后来。那场「无关紧要」的考试还是来了。宇哥去了北欧。我也去了大连。一起欢笑的同学们终究挥挥手告了别。

  大家在分别之前在网吧包了一整夜,有人说:「唉。没法一起见到 LPL 夺冠了。」大家笑着说,「没事,上了大学之后,咱们天南海北一起见证。」

  后来,三少的一句「nimensidingle」,EDG 被 FNC 打了个四比零——飞行员从那以后就再也没突破过八强了,传送杰斯成了绝唱。

  也是,大学生活那么有趣,何必非得一直关注这个过气游戏呢?那一年我在参加社团活动,我在打炉石,玩守望先锋,我在和同学出去旅游,客户端扔在电脑里不知已经多久没有打开。同学们说「要不要去打联盟?」我会笑笑说,你们去玩吧。我不去了。

  为什么呢?明明职业选手们的表现和我们自己玩不玩这个游戏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心情再碰这个游戏了。

  我把这种无聊的事情解释为我自己的矫情。拿不了就拿不了呗!反正我们就是菜,这游戏就是韩国人的游戏,咱们还有乒乓球呢!我这么笑着跟同学说。中国的乒乓球,韩国的英雄联盟,差不多就这样吧。

  S6 开打了,我没有看。过了几天,同学跟我说厂长踢出了个 4396 的输出。我笑了笑,今年又有新梗了。同学跟我说四强三个韩国队,我们只有两个八强。我笑了笑,差不多就这样吧。反正也不可能打赢人家了,不是吗?同学跟我说 SKT 又夺冠了。

  我笑了笑,SKT 又夺冠了啊……又夺冠了?这他妈已经第三个冠军了吧?我还以为就算韩国队一直统治,也换个韩国队来吧?后来的商城里 SKT 多了第三套皮肤,我不由自主的想,这游戏还要被 SKT 玩多久呢?

  去年的那些激动和泪水。我想这里已经不用再复述一遍了。只是看完 SKT 倒下了之后,我突然有种想法:也许 Faker 的统治就到此为止了吧。也许只是我的妄想,但是只是想想,又有什么错呢?

  他们有机会夺冠,但 LPL 业内、粉丝都认为,「赢有机会,但十分艰难」;西方的战队、主持、解说,他们更倾向于「FNC 赢的机会更大。」

  细节是:刀妹在青钢影二段 E 的瞬间选择往回 Q 兵。原因有可能是为了躲青钢影的二段 E,也有可能是为了 Q 兵回血。但 Caps 选择这么做,也让 Broaxh 瞎子没距离第一时间 w 摸到他。

  如果将这波节奏点的时间拿出来讲,这次对拼的结果相当晚。两队是相互试探了很久,两边打野、辅助都在频繁的往中路靠。

  第一场:8 分 40 秒; 第二场:3 分 10 秒; 第三场,G2 拿了一血:3 分 08 秒。

  第一场:3 分 20 秒。 第二场 C9 拿了一血,时间很晚:11 分 44 秒。 第三场:4 分刚刚好,Rekkles 的单杀。

  六分钟时,换成了 iG 的野辅针对中路发动进攻。牛头闪现二连被刀妹闪现躲过。这是双方关于中路的第三波争夺。

  Rekkles 烬对塞恩的输出是:第二发与第四发大招、四下平 A、致命华彩 W。几乎是全部的伤害都打在了塞恩身上,结果打掉了塞恩 1/2 的血。

  团战从有利于 FNC 的局面演变为塞恩一人顶在前面,FNC 三人对塞恩毫无办法。阿水收掉布隆,三人包夹 Bwipo。而后 Ning 很机制的绕野区做绕后,iG 打出 1 换 3 和峡谷先锋的收获。

  拿了峡谷先锋,准确的释放,比赛就对 iG 很有利。后续的拆塔、拿大龙 iG 没有失误,很顺利的拿下第一局。

  关于 BP 有个细节,iG 选择禁希维尔和小炮,放出霞、卡莎、EZ 等多个英雄。最后 iG 自己选择卡莎,FNC 在这么多 ADC 里选择烬。Rekkles 打出了线上优势,但优势并不够多。比赛的前中期抱团,塞恩就很让烬头痛了。

  4 分 55 秒是 Ning 第一次抓上。他卡了河道蟹的存活时间,此时 Bwipo 在上路压线。在河道蟹消失的一瞬间,Ning 就开启猎食者往上路游走。

  Bwipo 原本做好了视野,Broaxh 为他做了上路河道视野,他自己将眼位布置在三角草从。

  只能说 Ning 抓住了机会,在视野消失瞬间选手的反应心理将 Bwipo 击杀。第一波击杀,厄加特交了闪现,复活后 TP 回线上。

  这时 iG 上路的优势就是:先六。以及再将厄加特打残一次,厄加特就炸了。第一次死亡,他可以用 TP 回线上保证发育,但第二次再死亡,他就没 TP 可用了。

  而第二次 Gank,厄加特依旧是做好视野的。他在三角草放了一个真眼。但 Ning 的动向是,吃石头人,从线上发动 Gank。

  后续第三次、第四次的线上抓人,对 Ning 和 Theshy 来说是为所欲为。Theshy 和 Broaxh 的补刀、经济、经验、装备都差了很多。

  11 分钟 30 秒,Ning 青钢影二段 E 没踢到 Broaxh 武器,是这次团战的开幕。

  有三个点很有趣:第一点是这波团战前各条线的细节;第二点是这波团战时各个英雄的处理;第三点是团战结束时典型的 iG 风格。

  阿水和宝蓝利用中野的优势不断的给予 FNC 下路压力,而后 Hylissang 尝试反打被阿水和宝蓝击杀。Hylissang 交了死亡闪。

  顺便,iG 还拿了下路一塔。即 11 分钟发生的中路团战,iG 的下路组合是及时更新好装备的。

  上路的闪现是 Theshy 单人线打出的优势,他躲掉厄加特的大招,最后 Q 的 CD 转好,第一发 Q 逼掉了厄加特的闪现。

  所以当 11 分钟 30 秒团战打起来时,iG 的召唤师技能是出于领先位置。剑魔领先的闪现,转化为在 FNC 塔前的第三段 Q 闪,劈死了厄加特,也打出了武器的闪现。

  最后这波团战的结束方式:阿水在中路越塔强杀 Caps,Ning 复活在下路击杀掉 Hylissang。

  iG 和 FNC 的比赛,除开第二场较大的上路差距外,第一场和第三场在前 10 分钟都互有来回。iG 打出过小优势,FNC 也有在其他地方找回场子。

  FNC 在 10 分钟的防守处理上并不是特别妥当,他们打了许多不该打的团。无论是召唤师技能或者英雄、阵容,FNC 在八强、四强里都很少像今天这般,坚决强硬的接团,结果反而输掉团战。

  在 10 分钟后的节奏里,iG 都将局势掌握在自己手里。第一局中野的小优势后保持着中野的领先,第三局各线优势后在中路的团战。

  没有对于强大对手赛区的不敬,有的只是对于过去和未来沧海桑田式的感悟。从 2013 年开始 LCK 统治了这个项目足足五年,最终,由 LPL 打破了这个神话。正如从业快二十年的咆哮天尊所说,只有新老更替,才能让比赛本身一直延续下去。

  大概没有太多人知道,iG 经理苏小落已经在这个队伍里呆了七年,和我们等待那个冠军的时间一样长。

  就像很多人同样不知道的是,2017 年年底他的生日派对上,这个人醉醺醺地对我们说,春季赛 iG 站不到决赛舞台上,全部算在我头上。不久之后,他举办了自己的婚礼。

  再后来,iG 春季赛在四强被 RNG 阻截,小落的酒后豪言变成了一个笑话。而被吹了足足半年之久的「完全体」和「三叉戟」,也多多少少变了味——这个队伍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强嘛,很多人这么说。

  又想到了那块放在 iG 训练室里被当做激励队员用的板子,以及那上面写满的无数抛向这支队伍的失望话语,其中有一句是「不要指望 iG 了吧,这水平要是去 S 赛不是经验宝宝?」

  记得今年春季赛开始前一天,iG 全队在正大广场调试机器,PentaQ 获得探访机会,做了一个简短的采访。

  当时队员们的精神都不太好,Rookie 似乎有些感冒——让人不得不对他们之后的表现有一些担忧。

  整个采访过程里,现在仍然记得的一句话是,当和 Ning 讨论到他过去在 YM 的经历时,他说 ——「我觉得电子竞技就是要拿冠军,毕竟之前拿了那么多第二了,拿第二,真的没什么意思」。

  去年夏季赛的时候,Rookie 接受采访,笑着给大家说了一个自己的梦,他梦见 iG 拿冠军了。

  一支以超高上下限著称的队伍,一支以五名队员个人能力叠加而成的队伍,一支被大众认为心态和管理问题的队伍,一支典型的神经刀队伍。这样一支队伍拿下 LPL 历史上的第一个冠军?是的,人生就是如此神奇。

  还记得我们早就有过讨论,也许 iG 的六名队员,都没有真正明白这个冠军对于这个赛区以及它的观众的真正意义,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明白这些呢?他们年轻,他们有冲劲和实力,他们值得这个奖杯。

  去年,当 RNG 苦战五局落败 SKT 之时,有人说青春落幕。而现在,当 iG 真正捧起冠军奖杯的时候,也许才是一些人的青春真正结束的时候——我们在等待一个,现在,这个来了。

最火资讯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国聚焦网 www.zgfocus.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5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