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国聚焦网,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自驾游  青春大学习  云南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扬琴演奏家刘月宁:小扬琴敲出“大视野”

发布时间:2019-02-11 00:17:29 已有: 人阅读

  中国古老的扬琴与印度的桑图尔、塔布拉鼓相遇,会奏出怎样的美妙旋律?7月6日,在“中印之夜-刘月宁与印度音乐家新作品音乐会”上,一曲世界首演的《拉格·茉莉》令人叹为观止,扬琴的清亮音色、桑图尔的空灵滑音与塔布拉鼓敏捷而多变的重音默契配合,合奏出一曲独一无二的《》 。

  在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扬琴专业“排行”第四,排在古筝、二胡、琵琶之后,在很多普通人的眼里,扬琴就是中国本土一件很平凡的民族乐器,甚至缺少一些“个性”。但在著名扬琴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教授刘月宁看来,“扬琴”绝不平凡,它不仅具有4000多年的悠久历史,更是一件世界性的民族乐器。起源于中东地区,其发展遍布2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亚洲,以中国为中心的称为“扬琴”、东欧称为“钦巴龙”、西欧称为“哈克布瑞特”、西亚和南亚称为“桑图尔”、墨西哥称为“萨特里”、英语区称为“哈默德西玛”等等,当扬琴以“洋琴”的面貌,站在世界民族器乐展演的舞台上,按照刘月宁的话说就是“会亲戚、见老乡去”!的确,刘月宁带着这样的自信和开创精神,以扬琴为媒,不仅为这件乐器,更为中国民乐轰轰烈烈地开创了一番新天地。

  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炤目睹了刘月宁在专业上成长的每个阶段,并将刘月宁视为同届的“老同学”,只不过他是作为大学生,而刘月宁是作为中学生同时考入中央音乐学院的。在这35年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刘月宁都奉上了非常精彩的“答卷”。

  1977年,中央音乐学院招收了一批年龄在10岁上下的优秀少年音乐人才,那个怀抱着扬琴梦想、长着可爱“娃娃脸”的12岁小女孩刘月宁从河南洛阳来北京参加考试,一曲清澈完美的《映山红》震惊四座,刘月宁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曾为首批录取的少年音乐人才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春蕾》,刘月宁以她美妙的琴声名闻海内外。10年后她又以“全优三好生”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并留校任教,在国内外民族器乐大赛中多次获奖,享誉海内外,被音乐界誉为“扬琴精灵”。

  怎么能够让更多的人理解扬琴的世界性,刘月宁已经思索了很久,为此她不断开拓中国音乐文化对外交流的新路径。作为我国民乐表演艺术界屈指可数的留洋博士,刘月宁2004年获得教育部公派访问学者资格在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从事音乐教育研究;2005年成为国际扬琴赛事历史上第一位中国评委;同年举办的6场师生扬琴专题音乐会系列,首次在中国开创专题系列音乐会的先河;2008年创建中国第一个扬琴重奏团“”;2010年在中国出版了第一本国际扬琴领域译著《东欧扬琴音乐文集》,填补了对扬琴这件世界性民族乐器在学术领域的空白值得骄傲的是,2006年刘月宁在匈牙利举行了首次由中国音乐家演出的个人独奏音乐会,有感于刘月宁音乐会的成功举办,匈牙利李斯特音乐学院于2008年起增设了民间音乐系,恢复了停教半个多世纪的匈牙利大扬琴专业。不断带着扬琴走向世界的刘月宁,也不断将世界各个体系的扬琴带回中国。2006年回国后,在她研究生的毕业音乐会上首度用“钦巴龙”演奏名曲《曼舞的匈牙利人》 。

  “音乐对于我就如同信仰一样不可或缺,只有对音乐的热爱,才是促使我不断前行的根本力量,也是最持久的原动力。”只能这样理解,要想作成、做好一件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确实需要这种“最持久的原动力” 。所以,无论何时,刘月宁都活力十足。

  2008年底,刘月宁作为美国福特基金“亚洲学者”赴印度德里大学音乐系从事印度音乐文化研究。在申请材料里,她诚恳地写道:“扬琴属于世界音乐体系,在当下,应该把扬琴放在世界民族音乐的范围内,用历史和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扬琴。我愿意做这个工作。”短短9个月的研习之路,刘月宁走访了印度多个城市举办中国音乐讲座音乐会,并成为首位开启“中印音乐对话”的中国民乐演奏家。早在上世纪80年代,被誉为印度音乐“教父”的拉维·香卡在访华期间,对中国乐器很感兴趣,他表示希望将来能使得中印两国古老的民族乐器在舞台上相遇,演绎音乐史上的“东方与东方相遇”。“如果没有对印度文化的浓厚兴趣,不研究印度音乐的特点,是很难与印度音乐家真正进行深入的交流和合作的。 ”刘月宁在印度期间对桑图尔琴的研究整理,甚至填补了印度桑图尔琴艺术理论的空白。2012年,她与中国泰戈尔诗翻译家白开元联手,出版《泰戈尔歌曲精选集》 ,这不仅填补了泰戈尔中文版歌曲的出版空白,也对泰戈尔音乐在中国的传播、演出与研究起到重要促进作用,成为中印两国音乐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个重要历史事件。

  “当东方与东方的相遇”主题音乐会已举办三场,第一场在2009年年底的国家大剧院;第二场是在2011年的印度加尔各答市政厅;刚刚举行的第三场更是盛况空前,不仅是中印民族乐器历史上首次与交响乐团的合作,还全新演绎了诸多新作品,尤其是下半场的《梦·四境——为中国扬琴、印度扬琴、塔布拉鼓、古琴和乐队而作》是刘月宁为此次音乐会特别向青年作曲家于洋委约创作的。刘月宁不仅要协调方方面面,还要专注于舞台上的演奏,为此她累晕过好几次但是,当7月6日的夜晚,她站在北京音乐厅的舞台上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如此充满活力且技艺超群的扬琴演奏家和令人惊讶的古琴演奏家。

  刘月宁说,她所做的很多工作,其实似乎并不是她的“职责”范围之内,没有人催促她,甚至会被人误解,但她都一笑了之。的确,作为一个开创者,她时常背负着极大的压力,而这都源于她心中对音乐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她常常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告诉她——上天派她来做这件事,就是要她肩负使命。

  忙完音乐会,学院也陆续放假了,本以为会清闲一下的刘月宁一刻也不得闲。今年,对于刘月宁来说又是一个极具挑战的开始。去年6月,由国家汉办支持,中央音乐学院与丹麦皇家音乐学院合作办学的全球首家音乐孔子学院在丹麦挂牌成立。中央音乐学院高度重视这一新生的前沿领域,专门设立了音乐孔子学院办公室,这一新机构的设立将是中国的音乐教育向全球推广的直接枢纽。有过多年海外访学经历的刘月宁任音乐孔子学院办公室主任,为此每当她忙完教学、排练、演出和大量的社会活动以及工作之后,她都需要用大量的时间投入到音乐孔子学院的筹备协调中。对于音乐孔子学院,刘月宁有很高的期待,她认为是水到渠成、生逢其时,更是一个“伟大的创举” ,将中国高等音乐教育的精华注入到世界各国的音乐教育中,通过音乐让世界理解中国、中国文化和精神内涵。“孔子学院在海外开办这么多年,它也需要注入新的内涵和活力,音乐恰恰是能比语言更容易表达情感的载体,所以开办音乐孔子学院大家也都很兴奋。虽然很累、非常累,也面对一些不可知的困难,但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确实积累了很多经验,也让我们变得更加勤奋。 ”刘月宁说。即将到来的8月,音乐孔子学院接受丹麦皇室邀请将到法国进行一场盛大的音乐会演出,这作为一种荣誉,也是音乐孔子学院成立以来首次在世界舞台上的精彩亮相。

  接触过刘月宁的人,都不禁会慨叹:她可以透过这样一个小专业,开启那么一片大视野。刘月宁说,音乐的最高境界是“和而不同”,“我从不把音乐局限在一个固定空间里,也不希望中国的民乐只是小圈子里的孤芳自赏,我希望所做的事情可以使中国民族音乐的平台越来越大、视野越来越宽” 。现在,她正快步走在路上。(来源:中国艺术报)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国聚焦网 www.zgfocus.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5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