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国聚焦网,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云南  自驾游  青春大学习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一个有故事的地方旅顺太阳沟的来龙去脉

发布时间:2018-12-07 00:23:38 已有: 人阅读

  5月3日,一场大连春季少见的,让樱花提前凋零了差不多一周。然而,这场极端天气也成就了一次网络狂欢,旅顺、太阳沟、樱花再度成为吸引众多网友眼球的“热词”。

  随着自媒体的普及,尤其是去年电影《夏洛特烦恼》的上映,太阳沟这几年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就连很多外地人,现在也知道旅顺有个叫太阳沟的地方了。在去年秋季,微博和朋友圈还兴起一股晒太阳沟秋色的热潮。太阳沟不但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太阳沟”这个地名本身,就有说不完的故事。

  在大连,以沟命名的地方相当多,比如寺儿沟、侯家沟、孙家沟、杨树沟、棠梨沟、樱桃沟、对门沟、双台沟等,倘若扩展到远郊区,带“沟”的地名就更多了,比如董家沟、东沟、西沟、南沟、王家沟、战家沟、桃树沟、落凤沟,石板沟,阁条沟、刘半沟、黄泥沟、蝈子沟、老虎沟、道人沟、来宝沟等等。因为大连属于丘陵地区,受到雨水冲刷,很容易形成沟壑纵横的地貌,以“沟”命名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但是,其中最浪漫、最费解的当数太阳沟。

  我国命名地名大概遵循以下几个原则:一是以姓氏命名,比如侯家沟、孙家沟之类;二是以环境地貌命名,比如棠梨沟、黄泥沟、石板沟、蝈子沟之类;三是以方位命名,比如东沟、西沟、南沟之类;四是传说或意象命名,比如落凤沟、对门沟、双台沟、老虎沟、道人沟、来宝沟之类。太阳沟的命名似乎无法归入以上任何一类,那么它到底是怎么得名的呢?

  大连市地方史研究者嵇汝广曾谈及过这个话题,他主要引用了《旅顺第二中学部旅顺高公中学部校友回忆录》中的一条注解:“宿舍前有一条河,旧名太阳沟,后又成为老村屯之称。”并据此得出结论,“太阳沟是我们固有的名字”。但新问题又来了,那条河为什么叫太阳沟呢?既然是宿舍前的河,想必是一条很小的河,又怎么能成为那一地方的名字呢?

  坊间还有另一种说法,即日本的国旗为太阳旗,日本殖民统治者把新市区命名为“太阳沟”,有妄图永远霸占旅顺的意思。但这种说法也不可靠,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攻防图上就标有“太阳沟堡垒”,这说明早在日本侵略者占据旅顺之前,太阳沟这个地名就已经存在了。

  后来我又看到一篇题为《老样子的太阳沟》的文章,作者孙熙明写道:“百余年前,太阳沟一带沟谷纵横,寥无人烟,因为这里北高南低,中间地域开阔,旭日东升时,彩霞遍地。1898年,当达里尼市还在规划中,沙俄关东州总督阿列克塞耶夫,已经开始在太阳沟平壑填谷,修路盖楼。”作者1963年从军校毕业,分配到旅顺一家驻军医院工作,在那里呆了23年,他的说法是较为可信的。但实际上,他也没有明确说“太阳沟”的来历。但从他的叙述中,是不难推测出来的。

  在侵占旅大之前,长期生活在极寒地区的人,对温暖和深水不冻港渴望了很久,这也是他们处心积虑侵占旅大的根本动机所在。所以当他们第一次在群山环抱、沟谷纵横的旅顺海边感受到温暖的阳光时,是很容易想到“太阳沟”这三个字的。

  历史上“太阳沟”的范围也不断发生变化,在早期的旅顺地图上,太阳沟位于新市区西部的山区内,这里是沙俄军队保卫新市区和军港的重要阵地,日俄两队曾在这里发生过激战,有的地图还详细标明了“西太阳沟”、“北太阳沟”、“南太阳沟”。

  在一张英文版的《旅顺港及周边》(Lü-SHUN AND VICINITY)地图上,在旅顺西港的西边,有一条用中英文明确标注的“太阳河”,在距入海口不远处还有“太阳桥”。其位置靠近旅顺第二中学部旅顺高公中学部,应该是前文回忆录中所提及的“太阳沟”,但又有一定的出入,也许是回忆不准确。

  在日本殖民统治期间,龙河西岸、旅顺博物馆及关东军司令部旧址所在的那一区域称为“新市区”。当时“满电”负责经营大连到旅顺的公交车,在旧市区设有“旧旅顺”站,在新市区设有“新旅顺”站。

  更出乎我意料的是,不少地图还把太阳沟标成“大阳沟”,尤其是日本殖民统治期间出版的《旅顺市全景》图上,还是用手写体异常清晰地标注着“大阳沟”,笔误或者印刷不清的可能性很小。不知是太阳沟确实改过名,还是排版错误,或者另有原因。

  现在我们所说的太阳沟,通常是指龙河以西那一地区,也就是和日本殖民统治者所说的新市区,范围与以前相比扩大了不少。据旅顺老人回忆,以前旅顺有句顺口溜:穷上沟,富下沟,有钱有势太阳沟。鹦鹉桥(街)以东为上沟,住的95%都是中国人。下沟为日本商业住宅区,大部分都是做生意的,所以比较有钱。而太阳沟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的和机关所在,当然有钱有势了。这说明至少在日本殖民统治期间,“太阳沟”所指范围跟现在就比较接近了。

  我见到的最早明确标出现在的“太阳沟”位置的地图,出版于上世纪90年代初至本世纪初,把它与白玉山一起用实线圈出来,作为景区向读者推荐。那时正是旅游业蓬勃兴起的时候,或许为了便于对外宣传,便将那一区域笼统地称为“太阳沟”了。

  1898年,刚刚在旅顺口驻扎下来的沙俄第一任军政长官、陆军少将苏鲍季奇,想把李鸿章时代留下的老市街拆掉,在此基础上建设欧式的新市街。他的设想还没来得及实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的私生子、亚历山大三世的兄弟阿列克谢耶夫,就来上任“关东州厅”长官了。他来旅顺后,当即否决了苏鲍季奇的方案,主张在龙河西边建造一座崭新的新城市。

  当时太阳沟还只是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小村落,海边是一片未开垦过的平地,它们背山面海,正是建设新城最合适的地方。阿列克谢耶夫从他皇兄那里要了1200万卢布作为建市启动资金,这在当时可是一大笔的巨款。

  一直到现在,旅顺市区的人仍把太阳沟看做一个独立的区域,住在太阳沟的人也把太阳沟和旅顺分开称呼,他们称去解放桥以东的市区叫“去旅顺”。这一点与老甘井子人的说法颇为相似,他们去市内也叫“去大连”。

  日俄战争结束后,取得胜利的日本侵略者不但攫取了沙俄在旅顺的全部利益,还继承了他们的城市建设理念,继续在太阳沟建设新市区,并把关东厅的主要行政机关都放在这里。1937年前后,大连在经过30多年建设后,各方面都超越旅顺,成为关东州境内的中心城市,日本殖民统治当局才将关东州厅等机关都迁到大连,旅顺则完全成为军事重地,其建设也基本停滞。

  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后,根据雅尔塔协定,旅顺港由苏联占用,太阳沟仍然是军事重地。1955年,苏联将旅顺还给中国,中国人民解放军接收了旅顺防务。正因为太阳沟的建筑多为部队营房,所以才得以很好地保存下来。

  通过梳理太阳沟的历史不难发现,其开发建设到1937年以后就基本停滞了。虽然又过去了80年,但它基本上保持了1937年时的模样。随着时光的流转,“老市街”越来越新,“新市街”却越来越老,这是偶然也是必然。但对于我们这些后人来说,现在还能看到我们的城市童年时的样子,恐怕也是一种幸运和造化。

  去过太阳沟的人可能都会感到好奇:在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旧址、旅顺博物馆的周边,为什么要铺满鹅卵石呢?据说是为了防盗防暗杀用的。尤其是安重根在哈尔滨刺杀了伊藤博文后,日本殖民统治当局的防备就更严格了。

  人们走在那些鹅卵石上会发出很响的沙沙声,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声音能传出很远。如果有人接近这些建筑,警卫很远就能听到声音。即使得了手,踩在鹅卵石上也跑不快,很容易被抓住。

  也许有读者要问了,那胜利塔下面鹅卵石是怎么回事呢?据老旅顺人介绍,在日本殖民统治期间,当局在太阳沟修建关东神宫时,曾让各学校的学生“勤劳奉仕”,到黄金山海滩拣鹅卵石,要求大小均匀,每人一小口袋,拣完后送到关东神宫。当时很多学校的学生都在日本老师带领下,到海边去拣鹅卵石。旅顺光复后,关东神宫成为电业仓库。1955年建设胜利塔时,便把神宫前的鹅卵石拉到这里来铺地面了。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国聚焦网 www.zgfocus.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5

电脑版 | wap